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创业中国 > 美食 >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来源:互联网 2020-02-14 11:01:48  阅读:0
导读: 

《庆余年》观影热已告一段落,但其中剧情依然令人回味无穷,原著作者环环相扣的故事线索,加上编剧锦上添花的细节补充,可谓草蛇灰线、伏脉千里,引得观众们心痒难耐,恨不得立刻看到第二季。

可以说,《庆余年》的成功,源于细节的讲究,虽然是架空剧,其中涉及到许多古代民俗、制度,却都有迹可寻、有据可考。比如,在林婉儿与范闲的婚事上,就为我们详细描绘了一幅有关古代主婚权的生动画面。

做为资深妹控,林府二公子林珙一直挂心妹妹林婉儿的婚事,对候选人范闲诸多不满,甚至多次采取极端手段(刺杀)来阻止婚事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林珙这种妹控举动,真的能影响(操控)林婉儿的婚事吗?

其实,撇开绝对的皇权不谈,林珙所做一切,终究要落脚到主婚权问题上。

  • 01 什么是主婚权

所谓主婚权,也就是有权力为结婚的男女双方主持婚礼的人,这种权力延伸开来,不仅包括主持婚礼,更重要的是,对婚姻的选择、确定具有支配权。也即是说,拥有主婚权的人,可以决定嫁娶的时间、对象、彩礼等诸多事宜。

因此,主婚权事实上就是对即将结婚的男女双方,人生大事的操控和支配,足以影响即将结合的二人之一生。

明清法律中,对主婚权问题作了明确规定。

《大明会典•户口》中规定:“凡嫁娶皆由祖父母、父母主婚。祖父母、父母俱无者,从余亲主婚。其夫亡携女适人者,其女从母主婚。若已定婚及未成亲而男女或者身故,不追彩礼。”

从这段文字来看,古代的主婚权是有一定顺序的,第一顺序是祖父母、父母,只有当第一顺序的亲属缺位时,主婚权才会落到其他亲属身上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比如,在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,男女主角贾宝玉、林黛玉的爱情悲剧,究其根本,就是一场主婚权所导致的婚姻资源的不平衡。

贾宝玉到了适婚年龄,在贾府众人看来,他的婚配对象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官家小姐出身的林黛玉,另一个便是官商小姐出身的薛宝钗。

一个官家、一个官商,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在古代社会中,却也有明显差距,林黛玉的身份地位必然比薛宝钗更清贵,薛家虽然是皇商,但本质仍然是商人,在“仕农工商”的排名中,处于社会地位的垫底。

然而,林黛玉也有个明显的劣势,便是她缺少第一顺位的主婚人,古代女子的婚事显然不能自己做主,而是交由主婚人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林黛玉的主婚人是谁呢?从小说里可看出,林家近亲多已死绝,剩下的只是远亲,所以,林黛玉的祖父母、父母都已过世,第一顺位主婚人没有了。

有人要说,贾母不是她的长辈吗?可以主婚啊!

对,贾母是林黛玉的外祖母,属于余亲之一,可以支配黛玉的婚事,但只有贾母显然是不够的,撮合黛玉、宝玉的只有贾母,但想撮合宝钗、宝玉的,却是他们各自的第一顺位主婚人(母亲):薛姨妈和王夫人。

也许又有人要说了,贾母作为贾宝玉的祖母,她也是第一顺位主婚人啊,不能拍板决定吗?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这就关系到主婚权的顺序问题,尤其当同一顺位主婚人意见冲突时,到底应该听谁的?谁才是拥有绝对主婚权的人呢?

  • 02 谁才拥有主婚权

为此,我们可以从责任倒推权力,参考唐律中关于主婚人责任的相关规定,来进一步确定主婚人的顺序,以及对未婚男女的婚姻支配权。

比如《唐律疏议•户律》中就规定了嫁娶违律条款:

“诸嫁娶违律,祖父母、父母主婚者,独坐主婚。若期亲尊长主婚者,主婚为首,男女为从。余亲主婚者,事由主婚,主婚为首,男女为从;事由男女,男女为首,主婚为从。其男女被逼,若男年十八以下及在室之女,亦主婚独坐。”

以上法条的大概意思是说,如果男女结婚不符合法律规定,但是由祖父母、父母主婚的,就只惩罚主婚人,结婚的男女双方不追究责任。

如果是期亲尊长主婚的,主婚人是主犯,结婚男女是从犯,按主、从犯追究责任。

如果是其余亲属主婚,婚事是由主婚人牵线搭桥操办的,主婚人是主犯,结婚双方是从犯;反之,婚事若是男女双方自己的意思,则结婚者为主犯,主婚人为从犯。

如果结婚男女是被逼的,而且男方年未满18岁,女方是未嫁女,则只问罪主婚人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也就是说,唐律中进一步细化了主婚人的顺序,分为第一顺位(祖父母、父母)、第二顺位(期亲尊长)、第三顺位(余亲)。比起明清法律,主要是对第二顺位主婚人规定得更明确,也更符合封建伦理需求。

那么,什么是期亲尊长呢?期亲尊长主要包括伯叔父母、姑母、兄姐、高祖父、曾祖父等亲属,按照古代的五服制度,这些亲属是属于一年丧服期的尊亲属,与结婚男女关系较亲密的长辈(包括兄姐)

我们也注意到,期亲尊长中,并不包括舅舅、舅妈,因此,在黛玉的婚事上,舅舅贾政、舅妈王夫人,是没有发言权的,黛玉的唯一主婚人,只能是贾母。这也是为何贾母对黛玉多番关照,黛玉也一心只敬爱贾母,原因就在于,她们才是封建伦理制度中血脉至亲。

而法条中的余亲,则是指期亲卑幼及大功以下亲属,期亲卑幼则是与结婚男女关系较亲密的晚辈(比如弟妹等),大功以下亲属,主要是指堂兄弟、堂姐妹等亲属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从唐代法律来看,对于男女婚事,祖父母、父母是第一顺序的主婚人,对婚事有绝对的发言权,第一顺序主婚人不在,才轮到二、三顺序主婚人发言,而且以宗族伦理中的长幼为先,伯叔父母比姑母更有发言权,姑母又比兄姐更有发言权,兄姐之后,才是高祖父、曾祖父等亲属。

由此看来,主婚人制度也正是按宗法制度中血脉远近来划分的,宗法制度中越亲近的关系,越容易成为主婚人,并且还考虑到主婚人的实际履行能力,比如在同一顺位的祖父母、父母,虽然按照宗法制度,祖父母比父母地位更高,但在子女婚事上,未必更有发言权。

古人都讲究“父母之命,媒灼之言”,婚姻程序中的议亲、纳采等重要程序,都是父母参与,而非祖父母参与。

小说《红楼梦》中,贾母是力挺黛玉、宝玉结婚的,但也得先征求儿子贾政的意见,需要同他商量,而不是一味力压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同样的,第二顺位的期亲尊长中,伯叔父母、姑母也排在兄姐之前,再其次才是高祖父、曾祖父,这也是考虑到成婚男女双方的兄姐可能年幼,社会地位、阅历等不及伯叔父母、姑母,也无法很好履行主婚职责,所以才首先考虑伯叔父母等尊长。

在古代宗法制度下,伯叔父母与侄儿女,从父系血脉而言,是非常亲近的亲属关系。而兄姐虽然亲近,但按法理而言,他们的主婚顺序还排在伯叔父母之后,甚至连姑母都不如。

当然,实际操作当中,如果涉及到成婚男女自身意愿问题,伯叔父母等毕竟是外人,而兄姐才是血脉至亲,伯叔父母等多半不会勉强掺合到侄儿女婚事当中,而任由兄姐等自家人决定。

毕竟,主婚人虽然风光,却也有“嫁娶违律”条款在那里管束着,万一嫁得不对、嫁出问题了,主婚人也是要承担责任的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现在,我们将唐律、大明会典相关规定沿用到电视剧《庆余年》中,便能清晰地梳理出林婉儿婚事的主婚权问题。

林婉儿的父母俱在,虽然她身份特殊,是未婚之长公主与国之栋梁宰相林若甫的私生女儿,但无论按法律还是伦理,都应该由亲生父母长公主、林若甫来主持婚事,是否选择范闲作女婿,应当由这二人决定。

对此,林若甫是支持范闲的,而长公主则坚决反对,二人意见相左,相持不下,因此,长公主就进一步笼络林若甫的儿子,也就是林婉儿的二哥林珙。

因为林家总共两个儿子,大儿子林大宝是个傻子,所以林珙基本就代表了林婉儿兄长的意见。

林珙站在长公主一方,反对林婉儿嫁给范闲,并采取各种极端手段阻止婚事,比如刺杀范闲。

那么,林珙阻止范闲、婉儿婚事,有法律和伦理依据吗?妹控真的能够控制妹妹的婚姻走向?甚至达到一票否决妹婿人选的效果?
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从律法来看,林珙的主婚人身份排在第二顺位,不仅无法在婉儿父母俱在的情况下,干涉其婚事,更可能还要受到伯叔父母、姑母等其他林家亲属意见的影响。

简单说,轮到林珙发言的时候,估计黄花菜都凉了。

从《庆余年》看古代主婚权,妹控林珙未必能操控范闲、婉儿婚事


不过,如果换一个场景,假设林婉儿父母双亡,而伯叔父母等人也不愿意在她的婚事中强势掺与,那么林婉儿的兄长林珙,则拥有极高的决定权,某种程度上,确实可以操控妹妹的婚事。

因此,我们在许多影视剧中,都看到那些妹控哥哥们在妹妹的婚事中强势出镜,有的为妹子牵线搭桥,有的则对未来妹婿挑三拣四、甚至棒打鸳鸯,这些并非哥哥们无事生非,而是他们在切实履行自己的主婚人权力。

《庆余年》中,林珙因为阻止婉儿与范闲的婚事,最终行差踏错,落得个身死五竹叔之手的下场,这当然是他咎由自取,但不得不说,也是一番拳拳爱妹之意。

妹控虽然不能真的控制妹妹的婚事,但他爱护婉儿之心却是真的。


推荐阅读:叶紫

 

(正文已结束)

(编辑:喜羊羊)

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